邵志汶:從“最強兵王”到“百夫長”,糙漢子開始操心別人
作者: 中視前衛 來自: 公司動態 發布時間:2018-11-19 閱讀數: 評論:0
字號

邵志汶1.jpg

東北人的性情豪爽是出了名的,幾乎每一個操著一口大碴子味兒普通話的糙漢子,都有幾個“還能咋滴?整唄!”的故事講給你聽。

節骨眼兒上,他們從沒慫過,更不允許自己掉鏈子。攝像部邵志汶便是這樣的東北爺們兒。


邵志汶2.png

攝像與導演的拍攝思路產生分歧是很普遍的事,不同于“老實”的攝像,邵志汶總想用更經得起推敲的鏡頭,記錄眼前的每一秒。如果有必要,他不怕跟導演擰著來。

幾個大老爺們坐在一起,說著說著就“急眼了”?!八檔霉桶此吶倪隆?。

實在僵持不下,邵志汶就按各自思路拍攝兩組鏡頭,回看素材時再次表達想法,讓剪輯根據內容去挑選合適的畫面。

當然,這種底氣并非源于他“不怕事兒”的犟脾氣,而是來自他上百次“攤上事兒”的經歷。

“5·12”汶川地震發生時,新聞中心應急反應迅速啟動,對災區進行全天24小時不間斷的直播報道。

接到通知后,邵志汶迅速收拾行李和設備,在婚后第三天便抵達四川參與第一線采訪報道,“婚房沒住熱乎,蜜月也沒來得及度?!?/span>

這一去,就是三個月。

邵志汶3.jpg

地震發生后,汶川滿目瘡痍,斷水、斷電、道路也封了。

為了進行堰塞湖泄洪場景的直播報道,邵志汶扛著攝像機沿著河堤逆流徒步而上,鞋子襪子灌滿了泥沙,褲腿兒被橫七豎八的樹枝刮破,小腿也被石頭磕得淤青。時間緊急,他沒有半點休息,直沖向拍攝地。

邵志汶(右二)在垮塌的樓房前

在一直顫動、隨時都會潰堤的堤壩上,邵志汶順利完成了一場驚心動魄的直播。

“說不害怕那是扯淡,但當時根本顧不上那么多,腦子里就想著怎么拍好,要不然全都白瞎?!?/span>

汶川地震沒把邵志汶“震”趴下,200架戰斗機也沒能把他“嚇”一跳。

2015年,邵志汶參與 “9·3 ”閱兵直播,機位在20米高的“天上”。時值七八月份,北京天氣暴曬。邵志汶在高點機位扛著攝像機,跟閱兵方陣共同演練了足足三個月。

每次演練后,邵志汶的臉、脖子、后背上全部曬到發紅甚至脫皮,只有戴眼鏡的一圈膚色正常。長時間的站立讓邵志汶經常感到眩暈,雙腿也浮腫酸痛,走路都需要緩一緩。

邵志汶8.jpg

被問及“這么苦這么累,有沒有想過放棄”,他搖頭一笑,說:“這都不是事兒。工作在一線,就得跟打仗似的,沖鋒號一吹,你就得往前沖,必須的!”

“眼觀六路,耳聽八方,心中有天下?!鄙閬癲烤戇辱赫庋蘭凵壑俱氳囊滴袼?。

像汶川地震、閱兵式這樣的重要報道,邵志汶幾乎全都有參與,身經百戰的他也成為攝像部的“最強兵王”:在新聞頻道《社會記錄》欄目當攝像的經歷讓他拍紀實的能力無人能及,是攝像部的“紀實王”;累計工時常年前三,什么都能拍,頻道也愿意找他拍。

邵志汶9.png

邵志汶10.png

今年一月,邵志汶成為攝像部攝像二組的主管。從做業務到管理團隊,邵志汶把事情都辦得妥妥的。

邵志汶帶領的攝像二組有100個人,主要負責CGTN和科教頻道等大大小小幾十個欄目的拍攝工作。

二組是攝像部三個組中人數最多、活最多、事情最多,年齡跨度也最大的一組,有95后的新人,也有70后的老員工。

作為組里的“百夫長”,邵志汶在提高管理能力的同時,將更多心思花在了操心組員上。

為了讓百人組“端好自己的飯碗”,他在分配每一項拍攝任務時,都會像做連線題一樣,對組員的情況斟酌再三:年長的是否有體力、年輕的是否有經驗、已成家的是否有精力、沒成家的會不會耽誤約會……盡量為項目匹配到最合適的人選。

從南院20人的攝像團隊,到如今300多人的攝像部,有很多人是與邵志汶一起共事七、八年的“老同志”,這讓他對攝像部有很深的感情。

“每天上班和回家的感覺一樣,都是面對親人,賊親切?!?/span>

邵志汶11.jpg

2015年“9·3”閱兵,邵志汶和包奕韜在天安門附近踩點兒。兩人認識已超過十年,是名副其實的“老鐵”。

邵志汶12.jpg

春節大型特別節目《一年又一年》演播廳外,邵志汶和自己的兄弟們合影留念

在組員面前,糙老爺們兒變得很啰嗦。

邵志汶的“徒弟”秦曉猛說:“每次回部門開例會,師父見了我總會像爸媽一樣絮絮叨叨地教育我,但說實話,挺讓人上癮的,一段時間聽不到就想聽他再啰嗦幾句?!?/p>

邵志汶喜歡對組員說“好好的”,要他們踏踏實實,穩重做事;還要他們多總結自己、不急不躁、不急功近利……

“就是讓他們長點兒心吧?!?/p>

在一線工作18年的邵志汶,深知做業務的不易,在管理團隊時更加人性、考慮周全,為組員樹立了自信心,?;ぷ潘塹淖宰鸚?,讓攝像二組成為一個有擔當、有溫度的團隊。

邵志汶13.png

邵志汶是攝像部出了名的“寵妻狂魔”。就像是東北冰天雪地里的農家院兒,邵志汶義無反顧地對抗著風雪,把溫暖留給了自己心尖上的人。 

媳婦兒小花是邵志汶的初戀,從大學“看對眼兒”開始,邵志汶對小花一直保持著濃烈的情感。

小花在廣院讀書時,物質條件比較艱苦,那時,邵志汶已經開始工作,一個月能賺5000塊錢。

為了全力支持小花學習,邵志汶把工資全都給了她,自己只留下幾塊錢,吃了一個星期的饅頭和西紅柿炒雞蛋。

“我一個老爺們兒也沒啥用錢的地方,就都給媳婦兒了?!?/span>

當時兩人還沒結婚,但在他內心,早已認定小花就是他相伴一生的愛人。

邵志汶14.jpg

去年春節,小花問他,過節了,你準備送我什么禮物?他“腦子一熱”就給小花買了一枚鉆戒。

他說自己嘴笨,不知道怎么表達,但這是他給愛人的承諾,是他想給小花的安全感。

就像邵志汶對待工作一樣一根筋,認定了就不放手,牽住了就緊緊把握。

從那之后,邵志汶暗下決定,以后每個春節,除了放鞭炮、包紅包,他還要給小花買一枚鉆戒。

如今,邵志汶和小花有了一個一歲多的寶寶。這個糙漢子也成了每天早上五點半準時起床抱孩子遛彎、下班后全部時間都留給媳婦和兒子的超級奶爸。

邵志汶15.jpg

每天下班回到家,兒子就會一下子沖過來抱住自己的大腿,這個奶爸總能被感動地一塌糊涂。

男人可以擁有很多面。對邵志汶來說,越是勇猛就越是溫柔,越是溫柔就越是勇猛。

就像正弦曲線一樣,波動越大,極點差別越大,他所散發的能量就越大。


后記

采訪過程中,邵志汶并不是個能言善語的人,很多關于自己的事情都已記不太清了,我們不會過多看到他過往歲月中的跌宕起伏。

但這樣一個東北爺們兒,骨子里的柔情從他和兄弟、家人的故事中緩緩流出,感染著攝像部的每一個人。

邵志汶16.jpg

編輯 | 虞瑋晗

公司二維碼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