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極歸來
作者: 中視前衛 來自: 公司動態 發布時間:2019-03-07 閱讀數: 評論:0
字號

2018年11月2日,中國第35次南極考察隊乘坐“雪龍”號離開位于上海的中國極地考察國內基地,前往南極執行科學考察任務。中視前衛攝像部袁帥作為攝像,跟隨總臺新聞中心經濟新聞部記者王善濤參與科學考察的新聞報道。

2019年1月19日,“雪龍”船在南極阿蒙森海密集冰區航行時,受濃霧影響與冰山碰撞,船艏桅桿及部分舷墻受損,無人員受傷,原定4月結束科考返回的考察隊提前回國。

今天,小編帶來袁帥從南極歸來的手記,回家的途中,考察隊發生了哪些故事呢?

南極手記——回家 

(作者:攝像部袁帥)

“雪龍”船與冰山觸碰后,考察隊受到多方關注。為保證人員與船舶的安全,自然資源部合理部署,讓“雪龍”船前往中國南極長城站等待船基鑒定,同時安排53位科考隊員乘機返程回國。

中國南極長城站是我國在南極建成的第一個考察站,可容納60名在南極越冬、度夏的人員。接到船上消息后,長城站上上下下開始忙碌,為我們53名回國隊員準備暫時的住宿房間及用品。

雪龍1.jpg

長城站的房間僅夠60人入住,40個男生只能在綜合樓的籃球場上打地鋪,6個女生在科研樓辦公區打地鋪。每天晚上,大家都能聽到起此彼伏的呼嚕聲,就像大學宿舍一樣。

雪龍2.jpg

雪龍3.jpg

長城站的餐廳很小,只能同時容納40人,廚師僅有2人,我們的到來對于長城站餐廳無非是一種“壓力”。為了解決同時就餐人員過多的問題,長城站安排我們53名隊員先行就餐,站內人員后就餐。在菜品供應上,廚師更是一鍋接著一鍋地炒菜加菜,甚是辛苦。

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。原本我們只需在長城站叨擾2天,可是南極天氣變化快,又經常有大霧和雪,導致接我們到智利蓬塔的飛機無法飛行。行程一改再改,出站時間一推再推。

雪龍4.jpg

春運期間,不僅國內的火車票一票難求,回國的機票同樣是一票難求??疾於游宋頤悄艿諞皇奔浠丶?,連續2天跑上跑下為我們改簽訂票。1月29日(北京時間1月30日),我們終于等到了去智利的飛機。

大部隊的人比較多,只能步行到機場,行李就由站上的車幫忙運送到機場。步行時間大概需要40分鐘,一路大多是泥土和石頭。但大家的情緒十分高漲,因為每走一步,就離祖國近了一步。

雪龍5.jpg

飛機落地后,工作人員引導我們到?;壞群?。從前我一直以為所有的飛機跑道都是一樣的,寬闊而平坦。但南極跑道卻“顛覆”了我的認知——這真的就只是石子鋪墊的一條極短的跑道。飛機降落、滑行、轉彎停穩,這一系列操作就如同開車漂移停車一樣,相當帥氣。

看到飛機就在我們眼前,那種期盼回家的心情愈發強烈。我們迫不及待地登上飛機,開始真正的歸途……

終于,我們從地球最南端的南極洲,跨越南美洲、途徑歐洲,最終于回到了祖國。這是一段不尋常的回家經歷,也是值得回味一生的珍貴記憶。

編輯 ? 虞瑋晗

公司二維碼.jpg